一秒記住【我要讀小說 www.sdqjkx.tw】,更新快,無彈窗,免費讀!

    時間在流逝,十個練習生的名額也隨著一名名學生的減少,越來越少。

    到后來,評審們擔心后面還有更有才華的學生出現,所以就直接剩下了一個練習生的名額,增設了待定的選項。

    眼瞅著時間臨近了晚上六點,學生們還有三百多個沒看。

    郎文星說道:“再看劇場里的最后兩人,然后就從待定的學生里面選擇一位練習生出來吧。”

    這時候,在小舞臺劇場的兩側,也坐了一些人。

    左側坐著的是已經確定的練習生,一共9名;而右側坐著5名學生,4男1女,其中3男是選出來的待定人選,另外1男1女則是最后一次走進劇場的10人里面剩下的最后2人。

    “好!”眾人點點頭,“下一位。”

    一名看起來二十歲上下,染著一頭黃發,身材高大、勻稱,大眼、高鼻梁的年輕小伙子來到了舞臺上,向眾人鞠躬:

    “各位老師好,我叫劉凱,我是華戲網絡教育系音樂劇表演專業的大一學生。”

    就和其他的高等院校相同,華戲近幾年也新建了網絡教育系,就相當于夜大、速成班,只不過比起速成班來,這個系的專業,也需要積攢學分和考試,學歷同樣被國家所承認。

    當然了,這網絡教育系也有缺點。

    可能是華夏人的通病吧,因為網絡教育系就相當于成人教育,全日制普通高校的學生,瞧不起網絡教育系的,認為他們就是花錢買證。

    “網絡教育系?”

    “開什么玩笑?不經常上課,能有什么才藝?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還是回去復讀一年,考上華戲的普通專業再來吧!”

    不管是兩邊的學生還是在場的評審們,臉上多少都帶上了一些失望和不屑。

    不過也有例外,比方說郎文星、劉子夏和韓俊青。

    郎文星有這種表情,是因為他就是中學輟學就來京華打拼的,他學歷不高,也沒經過什么系統的經紀人培訓、企業培訓……不照樣創建了價值上百億的文星娛樂傳媒集團?

    劉子夏呢?今生雖說他是學院派,但是他前世可是孤兒出身,也沒怎么上過學,可是憑著自身的努力和堅持,同樣站在了歌唱界的頂端,而且還投資娛樂公司,成了某知名傳媒公司的高管!

    而韓俊青呢?不知道老韓同志為啥會沒有不屑和失望。

    臺上的劉凱,不知道是心理素質好,還是有所依仗,面對所有人的質疑,他并沒有表現出不安或者驚慌,反倒是嘴角掛起了冷笑。

    “咳,請問你要表演什么?”劉子夏出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唱歌!”劉凱吐出了幾個字,“港島劉天王的《寒雨》。”

    《寒雨》是港島劉天王的代表作之一,并且他的作曲、作曲者,就坐在小劇場里!

    韓俊青,沒錯,就是韓俊青!

    “我是在等待一個女孩

    還是在等待沉淪苦海

    一段情默默灌溉

    沒有人去管花謝花開……”

    音樂響起,劉凱的聲音也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臥槽……這個劉凱,和劉天王的聲音好像啊。”

    “閉上眼睛來聽,這聲音簡直和劉天王一毛一樣啊!”

    “他們倆都姓劉,不會是有什么親戚關系吧?”

    歌聲一響起,在場的不管是評審還是學生們都愣住了,這聲音,真的和原唱好像啊。

    “無法肯定的愛,左右搖擺

    只好把心酸往深心里塞

    我是在等待你的回來

    難道只換回一句活該……”

    歌曲在繼續唱著,但是不管是劉子夏還是聲樂導師吳雷,全都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“不對!”劉子夏皺眉道:“盡管這首歌的歌詞沒有變,但是這首歌的曲調變了,這才使曲子和劉凱的聲線特別匹配,絕對是專業人士幫他改的曲子。”

    對于這首《寒雨》,劉子夏還是很熟悉的,因為這首歌和他前世的《冰雨》的曲調一樣,而且歌詞的話,除了細微的地方有所差異之外,幾乎沒什么變化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的版權意識很強,一首本身在版權協會注冊了版權的歌曲,如果出現被外人改動的話,那就是侵權。

    劉子夏扭頭看了看旁邊的幾名評審,只是除了吳雷在皺眉之外,作為主審和這首歌詞曲創作者的韓俊青,竟然沒有絲毫的反應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甚至都勾了起來,臉上還出現了享受的表情。

    對于胡一凡、常遠、葉林濤以及郎文星而言,聽不出這首歌曲調的變化來很正常,畢竟他們又不是專業玩音樂的。

    可是韓俊青不同啊,這貨可是娛樂圈頂尖的音樂制作人,而且這首歌的創作者還是他,沒理由聽不出來啊?
>

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

章節目錄[Enter]

特級萌爸所有內容均來自互聯網,我要讀小說只為原作者劉子夏李夢一洛山山的小說進行宣傳。歡迎各位書友支持劉子夏李夢一洛山山并收藏特級萌爸最新章節

电子游艺糖果派对下载